第八十三章 投怀送抱
书名:天地之间 作者:佚名 本章字数:5872字 更新时间:2021/01/09 18:34:58

清晨醒来的时候,我轻轻拥抱着熟睡中莉儿雪白柔软的胴体,抚摩着她身上唯一的衣物∼∼那套淡蓝色性感内衣裤,恍惚之间,想起了当时送这套衣服给她的情景来……。

上次雯丽和玉凤和我讨论的时候谈到她们穿的性感内衣都是从「媚惑」买的,前天下午,天气很好,春日暖阳之下,我也约潘莉一起去逛街购物,莉儿正被工作缠得无可奈何,我这么一邀请当然是正中下怀、欣然应允。

我将莉儿的蓝色桑塔纳开到飞龙车库找了两个工人好好洗着,自己则在旁边悠闲看起了报纸。洗车的老张对我挺热情地,高兴地一边洗着一边搭讪着,「白厂长(他一直就是这么叫的),最近厂里生意这么好,您早就应该换辆好车了,还洗这车干什么呀?」「好好洗吧,只要人好,车差点无所谓啊!」我三心二意地说着,「白厂长,您真是个人物,要不怎么这两年眼看着往上走啊。说得多好啊!人好,车差点无所谓,人差劲,车再好也白搭啊!」老张听着还发挥了两句。

洗完车我开回了飞龙厂厂部,最近我们在这里面集中办公,只有雯丽玉凤她们两边跑,莉儿只是偶尔到市内谈点事情。我将车停在外面,按了两下喇叭,没等两下,就见一身白色衣服的潘莉推开门口的玻璃门走了出来。

她这身打扮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真有些看呆了。只见潘莉长长的黑发随着着微风轻轻地飘着,戴了一副黑色时髦的「雷朋」墨镜,上身穿一件白色的羊绒半大衣,敞着怀,里边穿着同样是白色的紧身高领薄毛衣,下边穿着一条白色羊绒的短裙,脚上穿着白色长统的细高跟软皮靴,她没有穿袜子,露着一截雪白细嫩的大腿,肩上挎一个白色的小羊皮坤包,她轻盈的脚步,大方端庄的气质,让我不觉嚥了下口水赞叹道:好一个白雪公主,真漂亮呀!

等她过来,我已经替她从里面打开了车门,她曲身理着短裙下摆就座以后,轻轻拉上了车门。我就手勾着她洁白修长的脖颈,拉过来美美亲了个嘴儿,「潘莉我的心肝儿,今天我送你件礼物。」我高兴地许着愿说,「什么礼物啊?别神神秘秘的样子嘛。」莉儿多少有些害怕地推开我,怕被别人看见,毕竟飞龙厂对她来说还不太熟悉,不像我和雯丽的暧昧关系几乎是路人皆知。

「问那么多干嘛?你跟我走就是,反正不会把你拉去卖了!」我打趣地说,「卖了就卖了,跟着你就算把我卖了,帮你数钱我都愿意。」大美人儿一脸赖皮对我说着,让我只有一阵苦笑来着「你这样的绝色大美女,肯定能卖个好价钱,恐怕数钱都要数好一阵子呢。」我感慨万千地说着,听到这句她却笑得弯起了腰。

我们将车停到了「女人世界」的附近,上到三楼,远远看见「媚惑」的女性内衣店的招牌,「这名字取得有些古怪啊!」潘莉笑着对我说,「我怎么没觉得呢,这不挺贴切的嘛!」我打着哈哈说,带着她走了过去。

「这不是白总吗?好久没来了呢。」一个莺莺呖呖的柔美女声在耳边响起,门口坐着一名丰满的女人看见我们慇勤地站了起来,我抬头仔细打量着面前这个叫汪璐瑶的女老板,发现这个女人长得相当不错,只见她皮肤白皙,一头短发,脸蛋上眉眼温顺动人,身段则有些撩人,站起来肥美的胸脯高耸着。

汪璐瑶今天梳着高髻,一身黑色的高级西装呢制套裙,显出丰满而不失优雅的身姿,浅灰色天鹅绒袜子,脚上是一双黑色细尖头中统高跟靴子。她年龄约摸三十岁左右,恰到好处地将职业女性的聪慧洒脱和美艳少妇的成熟风韵汇集一身,只是唯一有些不太协调的是她今天看起来情绪不是很高,总有些强打精神故作欢颜的感觉。

「媚惑」和其他的内衣店比起来面积并不大,但款式、做工和摆设都挺有特点的,这也是我这么久喜欢来照顾这汪老板的原因。里面空调开得挺暖和的,潘莉将大衣脱了下来拿在手上,目光随意地绕着展示区浏览店内陈设,各种各样精美的女性内衣裤,按照样式和款式分别整齐地挂在展示架上,或华丽地躺在包装精美的纸盒里。

店里还有一名清秀聪慧的小女生,看见我和莉儿进来,连忙迎了上来,「小姐,您好!有您需要的东西吗?需要我帮忙吗?」还是女店员机警,她看出了莉儿的不安与疑惑,主动过来亲切地招唿着她。

「小姐,要买内衣您可来对地方了,本店的样式都是我们汪老板亲自到国内一流内衣厂进的最新日本和欧洲式样,目前最流行的样式的是这款样式……」,小女生笑着,向莉儿一一介绍衣架前几排的样式。

莉儿的目光随着女店员的介绍一一落在一件件性感内衣上,对着这些性感内衣她已经是眼花撩乱,不知要如何选择。

「您看,这蕾丝边,配上您的身裁,更能衬托出曲线的美感,您的先生一定会很欣赏。」女店员不禁瞄了潘莉一眼,感觉自己身裁远不如眼前这位「尤物」,更进一步要说服眼前这位连女人看了都心动的尤物,鼓动她下决心购买。

「小姐,我想,能不能先看看?」莉儿被店员小姐热情给吓住了,她不知所措地虚应着。

「这位先生,要不您先回避一下,让我好好陪着这位漂亮的女士选一选。」女店员很客气地对我下了逐客令,是啊,这里是男士禁区啊!

女店员随手拉上了门帘,将里面隔了起来。我一人走了出来,看见那个叫汪璐瑶的老板娘独自坐在门口有些落寞的样子。璐瑶是谢娟的远房亲戚,原来是一个什么服装厂工会的妇女主任,后来厂子效益不好全员下岗了,生活没有着落想开了这个内衣店,好像还找谢娟借了点钱,由于经常带女朋友来买东西,我和她彼此都很熟了。

说心里话,好几次看着她婀娜动人的背影,好一匹漂亮的大马子,尝惯了潘莉、谢娟、月琴这样的苗条婀娜型美女,挺想要开斋来点荤的,收了她随时伺候左右,动性了扑翻在地,骑着这匹漂亮的大马子销魂享受那也是种艳福啊!

手把手教她发鸡巴,手把头教她吹萧,捏着奶子日她的浪逼,卡着嘴奸她的屁眼,怎么看都是个可塑之材啊。我早想着要是能让她去当飞龙的妇女主任,将她收进卧室,到床上作妇女工作多好啊。今天看她情绪不是很高,而我的情绪却很高,在她最虚弱的时候我却最厉害,这岂不是最好的机会。好好用点水磨功夫挑逗一下她,看能否上我的钩儿,这么想着我对她可热情多了。

「我记得你是汪老板,汪璐瑶对吗?」我笑着招唿她,她见我一出来就很热情地迎了过来,「白总,别人说贵人多忘事,我看您这个贵人记性可不是一般的好啊,连人家的名字都记住了。」

「怎么这么些日子没有过来了呢?」老板娘带点埋怨的眼神,让我心里一激灵,眼风儿真媚啊。「这阵子挺忙的,厂里准备新产品上市,忙得不可开交的,谢娟没对你说吗?」看着面前这丰满动人的大尤物,我强忍住有些动摇的心旌。

「谢娟那个丫头,一忙起来什么都忘了,哪里还记得给我来电话啊!」老板娘靠近了我,暧昧地笑着低声问我,「白老板,你怎么每次来都带着美女来,而且一个比一个漂亮,可真是有福之人啊。」

「汪老板,唉,我到底怎么称唿你好呢?」我觉得实在有些拗口,「这样吧,你叫我汪姐好了,我今年三十三了,肯定比你大点儿。」汪璐瑶很豪爽地说着,「好吧,汪姐,我叫白秋,你干脆直接叫我名字得了,这么听着要顺耳一些。」我看彼此都有那么点意思,干脆改了称唿感觉上也要近多了。

「汪姐,你觉得今天来的这个怎么样?」我实打实地想问问这个大尤物的看法,「那句话怎么来说的,眼前一亮、蓬荜生辉。白秋,今天你带过来的这位小姐真是太漂亮了,我要是个男人,也止不住想亲亲她。」汪姐似乎真地被莉儿的美貌打动了。「我觉得她简直就不是人!」

「那汪姐,你觉得她是什么呢?」我很有兴趣地问了下去,「她要是不笑的话,看起来特美丽,显得很是高雅大方;但她笑起来的时候更动人一些,简直是风情万千媚极了。怎么说呢,一句话评价起来我看她就像只狐狸精一样,没有男人不喜欢的。」

「汪姐,我觉得你挺有意思的,性格特豪爽耿直,咱一问你你就尽来干的。」我一下笑了起来,「是啊,我这人没什么心思的,喜欢就是喜欢,想什么说什么。白秋,你觉得好吗?」汪姐也笑了起来。

「好,没什么不好的,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女人,要是你当我老婆的话,可能我活得都要省心一些呢!」我半是玩笑半是试探地来了这么句,「白秋,你可别这么说,我算什么呀,人老珠黄了,还是今天陪你来的这个姑娘,可以说是极品了,像你这样有品位的男人也只有这样的女人才可以略略收收你的心呢。」汪姐一本正经地说着,脸上却略略表现出一丝难过起来。

「别这么说,有句老话叫徐娘风韵胜雏年,汪姐你人这么漂亮、这么丰满,性格又好,说实话,我白秋要是早去了十年恐怕想追都追不到手呢。」我的话语中慢慢加重了挑逗的味道来,「白秋,十年前十年后,天地都变了。十年前,我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抓在手里,现在一看,手里却……。」汪姐被我的话语勾起了心中的悲伤愁绪。

「有什么呀,你不好有这么好一个小店吗?」我安慰着她,谁知道话还没说完,她的眼眶却一下红了起来,口里再没有了调侃却多了几分凝重。「白秋,说真的,这么些日子里你常来照顾我的生意,我一直挺感激你的。今天,你来得可真好啊,我还在这里,可以为你服务一次,下次你来就看不到我了。」

「怎么啦?」我有些关切地问她,汪姐慢慢道出了事实的真相来,「白秋,我是个实在人,卖的都是正牌行货,不仅样式好,而且文胸和内衣的质地您是清楚的。」我略点点头,汪姐这里的衣物不仅手感一流,而且质量不错,有好几次玩强姦游戏的时候,我都是粗暴地费了很大力气才将月琴她们几个身上的性感内裤和奶罩给扯开撕烂。

「现在不行了,隔壁这几家和我们竞争的,」汪姐指着旁边开的几家内衣店说,「她们都是从江浙的小厂进杂牌货,拿回江陵换上正牌子,价格比我便宜廿∼卅个点。顾客都买她们的去了,我的生意维持不下去了。」

「是吗,有这么惨啊!那汪姐你现在有什么想法呢?」我很关切地问她,「也没什么,明后天就有人答应过来把这个铺子顶了,我今天只是过来收拾收拾。」说到这里,汪姐脸上已然是一脸的惨淡和悲哀。

「这个店子开了有多久了呢?」我也感觉到了萧瑟的凉意,生意就是这样的,竞争中你死我活,再没有第三条路的。「开了有一年多了,多少有些感情。白秋你常来,不也多少有点感情了吗?」看她徐娘风韵带着幽怨勾魂一笑,我的心中怦然一动。

不过暗自想想,这女人的老公不知道是干什么的,要是有个强势老公,自己不就白怜香惜玉了吗?想到这里,我旁敲侧击地问着,「汪姐家大哥是什么想法呢?」「他呀,不争气的东西,在塑料厂里当个技术副科长,每月拿点死工资,厂子又不景气,看看就快下岗了,我这日子可真有些过不下去了。」汪璐瑶说到这里,珠泪一下涌出了眼眶,我连忙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一条灰色真丝手绢递给了她。她接了过去,擦了擦眼睛接着说,「看他那成天愁眉苦脸的样子我就难受,我们下面又没有孩子,真想隔开还好些。」

听她这么一说,我的心里顿时有数了,这不简直是投怀送抱吗?「白秋,你是老板,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帮当姐的呢?」汪姐这句简直是直截了当、直奔主题了。

我想了想,老子养她就像养条狗,不过养狗是逗着玩的,养她可是要吃肉的,看她漂亮丰满一身好肉真还有些动情了呢。想到这里我从兜里拿出张名片给她,上面印刷很简单,「龙腾贸易,白秋,」还有就是手机号。「汪姐,这样吧,我好好替你想想,你还是要坚强一些,车到山前必有路啊!」我趁着递名片的机会抓住了她白皙胖美的一双嫩手,她抽了两下,见没抽动也就随我了。

「白秋,我的大老板,那我改天约你吃个饭。不过,别到时候我约你的时候,你说工作忙不过来哦!」汪姐带点羞涩地对我说着,眼睛却看着地上不敢抬起来。「哪能呢,我一定过来。不过我这个人喜欢清静,不喜欢乱哄哄的地方。」听我这么一说,汪璐瑶冲着我暧昧地笑笑说,「我知道,我会找个清静的地方,不过到时候你可得好好陪陪我。」听她这么漂亮丰满的动人少妇如此说,我不由得点点头表示了同意。

后来我曾经问她,为什么觉得我可以帮她呢?这个汪姐躺在我怀里说,既然那么多美女都愿意跟着我,说明我这个人不简单,她就想看看到底有多不简单。我心想,璐瑶你才真正不简单呢!

正在这个时候,潘莉高兴地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套用漂亮的玻璃纸盒包着的淡蓝色白纹带黄色三叶草绣花的性感内衣和配套的三角小裤衩,「白秋,你看好看不好看,」莉儿大方地问着我。我正想回答,汪姐却站了出来抢过了话头,「这位姑娘可真漂亮啊,我看这套衣服配你挺合适的,你皮肤那么白,身材又好,这套显得特别高雅精美,真是相得益彰啊。」潘莉听她这么一夸,自然是心花怒放,汪姐接着说,「这样吧,白总老是照顾我们的生意,现在小店要换主人了,我这个老板当得虽然不太好,但为了表示我的谢意,刚才和白总商量好了的。他送礼,我买单!」

听她这么一说,我显得不好意思起来,「汪姐,你怎么能这样呢?眼看着你怪困难的。」我正想推辞掉,汪姐却不答应了,「白秋,你既然叫我这个姐姐,那你就给个面子,否则,姐姐可不认你这个弟弟了。」听她如此豪爽,我终于让了步。

汪姐缠着潘莉要了张名片,我也凑过去看了看,这名片是谢娟才替她找「蝶彩」高级名片店印刷出来的,连我都没见过。只见上面白底蓝字,特别清秀醒目地印着龙胜(中国)投资代表繁花药业总经理潘莉这名片看得璐瑶一楞神,男的女的都不简单啊,她哪知道这里面的玄机啊……!

离开了「媚惑」,我们一起手挽手逛着,虽然是熙熙攘攘的繁华闹市,美女如云的流金地段,身边的潘莉那夺目的艳丽优雅还是获得了极高的回头率,让我也有些自豪起来。

莉儿偎依在我的肩头,悄声说着,「冤家,我觉得刚才那个汪姐看我的眼神有些怪?」「怎么个怪法呢?」我有些心虚地问着。「说不清楚,入木三分的感觉,好像比别人要深刻些,这个女人很有些特别啊!」莉儿一边分析着,突然想起了什么地问我,「白秋,刚才我在里面的时候你给她说了什么呀?我进去的时候还愁眉苦脸的,出来却眉开眼笑的,你到底下了什么迷魂汤啊?」

听她这么问,我连忙解释说,「也没什么,她这铺子要转给别人了,心里不痛快,我劝了她两句而已。」「是吗?我看没那么简单吧。像你这样有钱有势的男人,再加上一肚子坏水,简直就是漂亮女人的迷魂药,没有不被你们弄翻的。」潘莉一边用她那招牌的又甜又媚的大媚眼向我放着电,一边似有深意地敲打着我。

「怎么,你还想吃我的醋吗?」「我不想,不过警告你,这个女人我感觉上不太喜欢,你最好让她去检查检查,别把宝贝儿给弄脏了。」莉儿说到这里,还不放心,「冤家,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今后别拉着我一起上。」

「那月琴和雯丽你怎么都可以呢?」我有些不解地问,「月琴那次是被你给强迫的,雯丽是我的大姐,叫我怎么我就怎么,这是我的义务。」

「那我叫你听不听呢?」我故意气她,「你真是我的冤家,」说着她当着满大街的路人扑了上来狠狠掐着我,又羞又恼的样子怪疼人的,我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

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Copyright © 2020 藏精阁小说